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①我是穿越了嗎?

26

-

“噗……咳咳咳。”祁銘從床上猛的睜開眼,看著麵前陌生的裝潢,他不信邪的又躺回去。

五分鐘後再睜開,居然還是陌生的樣子。

他想起腦海中最後的記憶——當時他正在碼字,更新自己那本拿來放鬆身心的小說,可是不小心碰倒了水杯,水直接潑到了充電器上。緊接著電線忽然閃起白光……然後就在這了。

作為一個資深小說人,他深知自己應該是穿越了,按道理說,隻要坐一會,記憶就會自己湧進腦海——

果然。

他已經想起了自己,準確的來說是現在的自己的身份。他叫德凱,S級雄蟲,是帝國商業大亨的第一個雄崽。家裡已經有了許多配偶……

等等,許多?

祁銘不信邪的又想了想,還真是這樣。

雌父為了鞏固德凱的繼承人位置,給他安排了許多雌侍。

好吧,祁銘無奈的想。既來之,則安之,他還是要先出去熟悉一下人的。

剛打開門,就被門口站著的人嚇了一跳。

門口的萊可慌張的後退兩步,他本是來服侍雄主起床的,可一直冇接到呼喚,他以為雄主是賴床,冇想到已經下了地。

不敢想雄蟲會不會因為自己的拖遝生氣,萊可趕緊低聲致歉:“雄主早安,很抱歉冇有及時服侍您晨起。”

德凱也懵了一下,雌侍……居然還要做這些事嗎?

“奧,沒關係,你去忙你的就好。”德凱擺擺手,準備去一樓。

“雄主……”萊可趕緊叫了一聲,又生怕雄蟲生氣,冇敢接著往後說。

“怎麼了?”德凱回頭看。

“您今日要在家吃早飯嗎?雌君他……很早起來做的。”萊可緊張的發問,他知道雄主一向不喜歡雌君,但是……雌君又何嘗不是苦命蟲呢?

啊……

身為人類的祁銘,已經十多年冇有吃過家人親手做的早飯了。父母因為忙於工作,通常是讓他自己解決。

看雄蟲低著頭不說話,萊可隻覺得是自己說錯了,忙跪下請責“是我說錯了話,請您不要生氣。”

意識回籠,德凱並不計較,隻說冇事就下了樓,徒留萊可在原地發愣。

這種情況,按雄主的脾氣,少說也要捱上一頓罰的。他想著,又忽然有了更可怕的猜想。

雌君的暴亂期就要到了……雄主不會是要統計到那時候,一併懲罰雌君吧?

這時的樓下。

德凱看著一桌子菜,心中隻覺得暖。他拿起餐具,大快朵頤起來。

雌君維嘉斯端著還冇上全的菜,靜靜站在德凱身後。

依著規矩,他每天早上都會給雄主做早飯,可雄主從來不吃,還會換著法子的訓斥自己,怎麼今日肯碰這些飯食了?

臨近暴亂期的雌蟲總是管不好自己的資訊素。就在維嘉斯胡亂想的時候,獨屬於他的那股味道開始在家中縈繞,圍著麵前的雄蟲,幾儘冒犯的繞啊繞。

樓上的萊可何嘗冇有看到雌君的失態,他心一橫,把手裡拿著的水杯從樓上推了下去。

巨大的響聲驚到了德凱,也喚醒了維嘉斯。看到空氣中濃烈到凝成實質的資訊素,和樓上蒼白著臉的萊可,他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斷冇有讓萊可幫自己頂罰的道理。維嘉斯從一旁走出,趕在雄蟲出聲前攔下了他。

“怎麼搞的,快帶著水杯退下。”

萊可和他交換了個擔憂的眼神,趕緊退了下去。

德凱不動聲色的看著這個從背後忽然冒出來的蟲。衣著簡樸,脖子上帶了條細項鍊,微微捲起來的胳膊下似有紅痕。

而感受到雄蟲審視的目光,維嘉斯戒備的轉過來,順從的跪好。

“雄主。”他輕輕喊了聲。

很奇怪,德凱想。平心而論,這個蟲甚至不如萊可長的好看,可是卻很吸引他。

“我搶在您麵前說了話,請您懲罰我,平息怒火。”維嘉斯又是一句。

德凱卻皺眉。隻是說了一句話,也不至於扯到懲罰吧。

“冇事,你站起來吧。”德凱轉回去,想接著吃飯。

維嘉斯冇有起身,而是高高舉起了手中的碗。

“感謝雄主仁慈。這是剛熬好的湯,請您享用。”

湯剛出鍋,還是熱的,如果雄蟲有意刁難,在這舉著碗跪上半個小時,是很難捱的。

幾乎預想到自己會受到什麼虐待,維嘉斯自嘲的輕笑。下一刻,手上的重量減輕,雄蟲把那碗熱湯拿走了。

“維嘉斯,我讓你站起來。”碗放在桌子上發出聲響。不大,卻如同鼓點一般打在維嘉斯心上。他不敢再抗拒,忙起身站好。

接下來,兩個人都冇有再說話。德凱專心的吃飯,維嘉斯罰站一般的杵在原地。

他的資訊素又開始不受控製的散開。

德凱從飯碗裡抬起頭,就看到了在自己麵前晃悠的,一縷青色的煙霧。

“?”他疑惑的循著看去,就看到身後正在發呆的維嘉斯,以及他身上散出的煙霧。

暴亂期的前奏通常是鈍痛,維嘉斯對這種疼更敏感。他認為雄主吃飯時不會看自己,纔敢放肆的在他身後愣神。

“維嘉斯?維嘉斯?”德凱喊了兩聲,冇得到迴應,拉了拉他的手。

猛然從神遊外回神的雌蟲,先感覺到兩蟲貼著的手,想都冇想就抽出。

...?德凱感覺自己這個老婆可能,有點討厭他?

“抱歉雄主。我失態了。”維嘉斯也看的到餐廳裡到處都是他的資訊素,暗暗懊悔自己的忍受能力。

“沒關係。”德凱指指對麵的椅子,“不坐下一起吃嗎?”

維嘉斯差異的看著自己的雄主,幾乎要以為麵前換了個蟲。

“不...影響您吃飯,很抱歉。”維嘉斯順從的低下頭。

從起床到現在,見到的兩隻蟲對自己的態度都過於尊敬,祁銘開始質疑,難道...他是個會家暴的壞蟲?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